Return to site

2020值得被记住的“她”,书写传奇的一种可能性

Remembering a beloved icon: R.B.G v. Inequality

· Past events

2020 终究是不平凡的一年,全世界的命运因为疫情被捆绑到一起。但是除了疫情之外,还有很多的话题涌现出来。其中,女性话题的热议也在今年格外瞩目。最近,一部探讨中国女性现实困境的剧目《听见她说》火爆于网络,而导演赵薇的创作灵感正是来自于BBC 致敬女权运动的女性独白剧《Snatches: Moments from Women's Lives》。

9月18号,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这个名字第一次闯入记忆,还是因为网上走红的健身照片,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穿着印有“SUPER DIVA!”(超级天后)字样的运动衫在健身房撸铁,被各种文章用来做终身自律的代名词。

为什么称她为RBG?为什么她的去世会有这种超越性别,年龄,和国界的影响力?

这一连串疑问让人不禁去深挖她背后的故事。

布鲁克林,这个地方本身就代表了一定的故事性。1933年出生于布鲁克林一个犹太后裔家庭的金斯伯格,继承了犹太民族勤奋好学的精神,本科就读于康奈尔大学,之后又相继在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深造。而在当时的五十年代,哈佛法学院的女学生仅占比2%,这样的故事在今天可以成为一篇知乎高赞文章,“在超过500多人的顶尖法学院成为仅有的9名女学生之一是什么样的体验”。

在大学期间,金斯伯格结识了马丁并与之交往。马丁是彼时她的约会对象中唯一欣赏她的学识,且不会因为她的优秀而感到被威胁的男生­­。

大学毕业后,名校金牌学历的光环并没有让金斯伯格的求职道路一帆风顺,相反,全纽约没有一家律所愿意雇佣一名女性做律师,尤其又是以一名犹太母亲的身份,她最终选择去大学任教。一路从求学到求职受性别歧视的遭遇,加上学生对女性法律权利的探索热情,启发了她执教一门《性别与法律》的新课程,之后她加入美国民权联盟(ACLU)成立女性权利项目,处理了一系列著名的有关性别歧视的案件。

金斯伯格的职业道路一路从老师,律师到法官,直到1993年在被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名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成为有史以来第二位女性大法官、第一位犹太裔女性法官,任职超过27年。

那么这样一位在法律领域默默深耕的大法官,是如何走入更广泛的公众视野?这恐怕要得益于金斯伯格敢于直言的性格,因为她时常提出与联邦最高法院判决书相左的意见。

2013年6月联邦最高法院否决《选举权法》中关于种族歧视投票部分条款后,80岁高龄的金斯伯格当庭宣读了她的异议。如此公开表达异见的做法让她立刻受到全网关注,社交媒体称她为“声名狼藉的异见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 源自美国著名说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的别称“声名狼藉先生(The Notorious B.I.G)”。

每次金斯伯格站出来发表观点的“异见时刻”,都是传统严肃法律领域和Z时代流行文化的碰撞。而年过八旬的大法官能够成为流行文化的偶像,或许正是因为她直率敢言的性格正符合当下年轻一代追求真实自我的性格特质。

害羞的大法官

"安静害羞腼腆,说话轻声细语”

可以说每个人都有对金斯伯格这样统一的评价。

这不禁让人好奇如此一位身材娇小、态度谦逊的女性,是怎么一步步在男性占绝对主权的律政届取得一席之地,且不说获得职业地位,甚至是如何在法庭中说服别人?毕竟传统印象中的律政女强人都是美剧《傲骨之战》中戴安的大女主形象,亦或者是辩论场上像马薇薇一样口若悬河的辩手。

而金斯伯格这样温柔的性格,缘起于母亲对她的家庭教育,尽管在金斯伯格17岁高中毕业前夕母亲不幸离世,但是教会了她“成为淑女,保持独立,不要让无谓的的愤怒和负面情绪占据你的心灵”这也成为金斯伯格终生的座右铭。

内向性格的领导力,金斯伯格的quiet leadership树立了一种可能性:独立主见,而非激烈。提到女性领导力,董明珠几乎是中国女性领导者的代名词,我们也一直以为这就是树立女性领导力的唯一解,但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风采。在记者会这样一个唇枪舌战的现场,她温柔大方的发言同样展现了领导力。

内向性格的领导另一大优势就是共情力,这种共情力也被金斯伯格运用到了法庭辩论的策略上。面对那些否认性别不平等的男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娓娓道来“想象一下你的女儿和孙女所生活的理想世界是什么样的”。

恰恰是这种温柔的性格,让她拥有强大的包容性甚至收获对手的尊敬。身处党派之争激烈的华盛顿,金斯伯格作为最高法院的右派代表和自由派倡导者,能够和观点完全相反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成为真正的好朋友。克林顿曾表示,“她做了一件我都可能做不到的事情”。

即使在法庭上观点大相径庭却能融洽相处,平日私下里还一起欣赏和出演歌剧。站在最高法院中政见的两极求同存异,可以和意见向左的对手建立真正的友谊,这种强大的包容性和原则性让金斯伯格可以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性别平等之路

金斯伯格最广为人知的还是身为女权代表的律师,特殊时代背景下的个人经历,让她走上了性别平等的道路,并且为之奋斗终生。

大学期间,曾经因为是女生而被图书馆拒绝进入,在哈佛大学的晚宴上被院长提问 “如何解释你们占据了一个本该属于男性的法学院席位”,到最后毕业求职全纽约没有一个愿意雇佣女性的律所,这些点点滴滴受歧视的经历折射了当时时代背景下的女性社会地位,女性所在的弱势地位被视作理所当然的,成百上千的法条是基于性别歧视的假设前提,这些经历也促成了她终生奋斗的目标——对不公的抗争。

法律错了!性别歧视真的存在
1973年,空军少尉 Frontiero因为女性身份而无法享受空军的住房补贴,原本以为只要找律师出具一份声明解释诉求就可以获得平等权益,却被律师告知“不是行政失误,而是法律错了”。面对这样一场意义非常的案件,也是第一次在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金斯伯格梳理了美国建国以来女性历史和被区别对待的方式,“二等公民”、“从属关系”、“人力浪费”,这些字眼都在提醒着在场的所有男性大法官,性别歧视这个被视作完全不存在的概念是如何深刻影响着社会。“我意识到我正面对着男性大法官发言,而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基于性别的歧视行为的存在。我的策略就是让他们明白,这是实实在在的歧视。”案子胜诉,如此看似微不足道的一个事件能被拎出来紧紧攥住,成为一个改变美国社会的重要时刻。

性别歧视错得广泛又深刻
在妻子生产去世后决定全职照顾儿子的鳏夫维森费尔德,因为男性身份被社保局告知无权认领“单亲家长社保金”,金斯伯格接受了这个男性受性别歧视的案件。这个案件在今天也很有启发意义,影射着“男主内女主外”的社会认知,失去丈夫的妻子可以受到补贴因为默认女人不是劳动力,失去妻子的丈夫不能受到补贴,因为他可以出去劳动,等于是抹杀了男人全职照顾家庭也就是“家庭主夫”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金斯伯格能够接手这样一个男性受歧视案件,又一次反映出了她身上强大的包容性。她清楚地意识到法律中的性别歧视并非只针对女性。她不是单一只为女性争取权益,同样,男性的权利也应当受到保护。她的做法反驳了“女权只关注女性而无法兼容男性权利“的刻板印象。

同时,这个案件的接手也体现了她的智慧。男性受歧视也正是对性别歧视这一观点的强大佐证依据。这个案列很好的证明了基于性别的歧视是如何伤害每一个人,说明了性别歧视的广泛性和严重性,进一步完美佐证了性别歧视的观点。让法院上那些高高在上的特权白人男性大法官,意识来原来自己的同性也是性别歧视的受害者。

在此之后金斯伯格又代理了一系列关于性别歧视的案件,1973年到1976年间,她六次在最高法院出庭辩护,五次胜诉,就像是一步一步织网,修补起美国法律中性别歧视的漏洞空隙。

RBG 能在年轻一代的朋友圈流行,也是女性意识的一场隔空对话。2020也是“姐姐的一年”,《乘风破浪的姐姐》,《三十而已》,女性意识的觉醒在今年尤其显著。社会对性别平等,女性意识,朝着更加包容开放的心态发展。

RBG 的成功不仅仅是社会环境下个人努力的结果,丈夫马丁的贡献也值得称道。在金斯伯格被任命到华盛顿工作时,马丁毅然放弃了纽约最成功税法律师的身份,追随妻子到华盛顿重新找工作,并且骄傲的称他的离职是“因为我的妻子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两人能够如此默契的配合与支持,是基于底层上的观念认同,马丁非常认可一个女性的工作,无论是职业女性,还是家庭主妇,都和男性的工作一样重要,所以他对妻子的事业予以绝对的支持,这在当时性别歧视的时代也是非常宝贵的认知,对今天亦如是。

一些对女权主义的误解可能固化在女权就是“让女性凌驾于男性之上“或者女权“只关注女性权益”这些偏见上,但并非如此。女权并不是站在了男性权利的二元对立面。性别歧视对女性和男性都是有害的。而马丁和金斯伯格的关系模式,也给我们的启发:争取性别平等的道路上少不了各种性别盟友的相互帮助和支持。

Follow us, click here. 跟随我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ladieswhotech。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